首  页  头  条  文 明 传 播 (宁波)  文明聚焦  涌  评
主题活动  工作提示  精神文明建设简报   道德模范  图片新闻
文明宁波  文明创建  县市区传真
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
您当前所在位置:宁波文明网 > 道德模范

宁海渔家汉子照顾重病妻女25年不离不弃

来源:宁波文明网 发表时间:2017-11-03 字体 [][打印][关闭]
更多 0

  原本住在四楼的农民公寓,但考虑到家人的病情不方便上下楼梯,只能挤在狭小的地下车库,里面平铺着三张小床,一家三口,两个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。“这两个都是我的‘宝贝’,得天天守着,不然放心不下啊。”郑才君口中的“宝贝”就是躺在床上的妻子和女儿。

  25年前,生下女儿没多久的妻子便生病了,从最先身体失去平衡走路乱冲,到现在话都说不清楚,病情发展得非常快。“医生说是后脑萎缩,是一种家族遗传疾病,现在女儿也是这样,她们两个身边离不了人。”郑才君说,“这几十年下来确实很苦,但一看到她们两个在身边,总感觉家还在,这让我很踏实。”

  海边定情

  郑才君是强蛟镇峡山社区人,黝黑的皮肤,结实的身板,一看就是出活的能手。因为身材比较矮小,大伙都管他叫“小毛哥”。别人口中的“小毛哥”可是个浪里白条,只要他一出海很少有落空的时候。

  而妻子陈燕华是梅林人,从小就寄养在峡山的奶妈家中,高挑的身材,白皙的皮肤,即便现在因后脑萎缩面部表情僵硬,仍能看出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美人胚子。“我老婆性格很好,以前身体好的时候说话都轻轻的,从不跟人多嘴。”郑才君说,因为跟陈燕华奶妈的儿子(也就是陈燕华的哥哥)是好友,隔三差五就跑他们家玩儿,后来就慢慢喜欢上了这个文气又漂亮的女孩。一来二去,陈燕华也被这个直爽的汉子打动。夏天的傍晚,两个人手拉手迎着海风,走了一圈又一圈,有时郑才君也会扑通跳到海里游几圈,等他上岸手里总会多点什么,小海螺、大螃蟹,扑腾出一阵又一阵浪花,逗得岸边的陈燕华哈哈大笑。

  1989年,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终于走到了一起,生活平淡而又幸福。没多久,女儿的出生,更是给这个家庭增添了莫大的欢乐。

  厄运袭来

  为了让老婆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,郑才君在孩子还很小的时候便出海捕鱼,后来又跑到上海做起了鳗苗生意,不料没多久就赔了五六万元。“那个时候的五六万元不得了,在宁海都能买套房子了。”从不皱眉的硬汉,那段时间眉头紧锁。看着丈夫没事就蹲在一旁抽烟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,陈燕华急坏了。后来想着自己曾经学过理发手艺,就在村口开了一家理发店。钱虽挣得不多,但应付家庭开支足够了。看着每天早出晚归的妻子,郑才君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于是又开着自己的船到舟山嵊泗捕鱼,愈是浪头大,就愈往那里赶。“一个浪打来,根本看不到天,船里干活的小工都跑了好几个,他们都说我不要命了。”虽然冒险,但这一趟出海,让郑才君赚到了。

  如果日子就如这般,那郑才君和众多的渔民一样,靠着大海,靠着勤劳,一定能过上富足的生活。但生活,总会跟你开各种玩笑。

  一天,在理发店的妻子突然走路摔倒,等扶起来,又横冲直撞。郑才君马上带着妻子到医院,宁波、上海、北京,一路寻医问药,但医生的诊断都一样:后脑萎缩,这是遗传性疾病,无药可医!看着被病痛折磨的妻子,从不掉泪的郑才君总在夜深人静时悄悄抹泪。“其实她姐姐和母亲三十几岁去世,就是因为这个病。”既然无法治愈,那就让她过好接下来的每一天。抱着这样的信念,一直在大海驰骋的这条蛟龙,从此生活的空间仅局限于家里的这方天地。每天的生活也从原来的跟大海打交道,变成现在的料理一日三餐,洗衣打扫。

  祸不单行,女儿23岁那年,突然也跟妻子一样,先是走路不平衡,没多久就出现面部抽筋,无法独立行走。看着漂亮可爱的女儿在花一样的年纪病魔缠身,郑才君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。一夜之间,这个硬汉就苍老了很多。

  不离不弃

  生在海边,长在海边的郑才君性格上也有如大海般的坚韧。“既然无法改变,我只能去接受。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们母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过得开心。”考虑到家中的生计,现在每天凌晨三四点甚至更早,郑才君便去海边摸鱼抓虾,“每天起床的时间得看潮水,不然肯定跑空。”结束海塘的活计,又得匆匆赶回家,给母女俩做早饭,洗漱,打扫卫生。到了傍晚又要赶去海塘喂虾,回来才能给她们做晚饭。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  “累点不要紧,最难熬的是晚上没的睡。”郑才君说,妻子因为生病,一到晚上就不睡觉,一直喊着上厕所,有时候几分钟里能上四五趟厕所,有时候人刚有点迷糊,躺在身边的妻子就开始叫了,见叫不醒,就用手来抓。“反正一到晚上睡觉,她就开始闹,这二十多年下来我就没睡过一个好觉。”有时候,妻子看着疲惫的丈夫,担心控制不住要吵醒他,天气暖和的时候就叫郑才君在半夜把她推到屋外坐一会儿,让他在床上睡个十几二十分钟。“她可能自己都没法控制自己,我总不能跟她置气啊。”实在熬不住了,白天郑才君就把妻子推到诊所,自己回家躺一会儿。

  因为要顾着海塘里的鱼虾,又要担心家中的妻女,郑才君每天都疲于奔命。“现在女儿病情相对还好,家里有事还会打电话给我。有时候刚到海塘,女儿电话就打来,妈妈摔倒了,我又骑着三轮车赶回来。”因为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,别人承包的海塘能收个好几万,甚至十来万一年,郑才君的却只有万把块,甚至才几千块。“现在镇里给办了低保,生活勉强能应付。日子穷点不怕,只要家里人在一起就好。”现在的郑才君说最怕的就是自己生病,如果自己病了,那这个家就完了。

  常年卧床的妻子,胃口也不怎么好,郑才君隔三差五就推着妻子到诊所,让医生开点“营养针”,在他心目中,只要妻子体力好一点,就能有多一天的陪伴。

  陪伴是世上最长情的告白,这个渔家汉子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诠释,有那么一种爱,温暖而又真实。(宁波文明网)

相关报道:

稿源:宁波文明网 编辑:张文天
 
宁波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宁波文明网  ©版权所有
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