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 页  头  条  文 明 传 播 (宁波)  文明聚焦  涌  评
主题活动  工作提示  精神文明建设简报   道德模范  图片新闻
文明宁波  文明创建  县市区传真
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
您当前所在位置:宁波文明网 > 深度评论

白卷生重考的启示

来源:宁波文明网 发表时间:2018-04-23 字体 [][打印][关闭]
更多 0

  2008年,19岁的徐孟南做出一桩出格的事,为挑战教育制度,高考时故意考零分。10 年后,他却以29岁“高龄”再战高考,这事比当年更具轰动效应。怎样看待这个曾经的“叛逆者”?笔者以为,与其责备他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”,不如多点反思,通过他的“清零人生”,教育广大学子正确看待今天的教育体制,正确面对人生道路上的重要抉择。

  首先,读书仍是深造的重要渠道。清代学者袁枚说过:“学如弓弩,才如箭镞”。学问好比弓弩,才能好比箭头,依靠扎实的学问,才华方能发挥作用。学问哪里来?当然是读书。徐孟南高一时成绩优秀,照理前路可以一帆风顺。然而,他“忽然觉得被教育制度骗了”“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兴趣爱好,也没什么特长……就是流水线里生产出来的”,遂用两年大好时光策划自己的“零分大计”,随意抛弃了入学深造的机会。

  在“读书无用论”甚嚣尘上的年代,有人对十年寒窗之苦多有不屑,曾有一种耳熟能详的调侃:“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”。或许,这话从某种角度看是成立的。据说,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曾问起好友、两弹元勋邓稼先当年获奖情况,邓稼先伸出两个手指头:20元!原来,当时国家一穷二白,对研发两弹有功人员奖励额度极低,邓稼先获得最高奖:原子弹10元、氢弹10元。这事令人感慨,卖茶叶蛋的要得到20元收入那是易如反掌,可不就把造原子弹的比下去了?

  笔者无意贬低卖茶叶蛋的劳动者,然而,按照正常思维,茶叶蛋毕竟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小吃,原子弹乃是赖以振军威、扬国威的大国重器,两者哪有可比性呢?邓稼先5岁入学,一路学业优异,曾就读于西南联大,后留学美国获物理学博士学位,依靠爱国热情和高超学识,成为中国原子弹、氢弹之父,万众景仰,永载史册。反过来,如果一个人不读书,知识结构仅仅停留在烹制茶叶蛋上,纵有满腔热情,又怎么可能造出原子弹呢?

  其次,考试仍是重要的选拔手段。高考从来就不是单纯的考试,而是个人与家庭向上流动的重要途径。固然,高考就意味着做不完的试卷、解不完的难题,但这种艰辛却是学生成长的必经之路。多年来,莘莘学子把握现在,创造未来,高度重视高考这个人生历程中的一回冲刺,他们中的佼佼者如愿以偿进入高等学府深造,成为国家栋梁之材,社会各界精英。然而,偏偏有人厌恶“从众”,喜欢“出众”,徐孟南就是其中之一。因感到高考的应试化倾向而产生逆反心理,由于离开阳关大道,“一步岔开,路就不同了”,眼看当年的同窗金榜题名、毕业后功成名就,他却被打工的“劳累、辛苦”充斥,教训刻骨铭心,后悔应该尊重大多数人的聪明,悔不该撞了南墙。

  应该承认,现行高考制度远非尽善尽美,甚至可以说存在种种弊端,但仍不失为一种公平的选拔机制。高考制度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,在教育综合改革中居于龙头地位,因此不可能一蹴而就。事实上,徐孟南已经发现,如今上海、浙江的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己平稳落地,其中“走班学习”“选科目考试”“一年多考”“按专业录取”等,和他9年前设想的教改方案相当接近。因为循序渐进,所以发展健康,而如果操之过急,走向极端,对现有制度搞一风吹,反而会导致不良后果,因为,坏规矩可能比老规矩、没规矩都要糟糕。

  马克思说过,青年人犯错误,上帝都能原谅。徐孟南不该贸然把自己整个青春期所受的教育归零,此举不仅未能实现他“努力改变社会”的初衷,而且赔上了自己的前程。但也要看到,他并非一味“胡来”,他当初的教改设想虽显稚嫩,但方向没错,只是选择的反抗方式错了。当初,少年不识愁滋味,他曾对考零分有过宣泄的快意,但随即便为自己的幼稚和莽撞自责。经过十年社会大学历练,在饱受贫困、劳苦、失败之后,他没有自暴自弃,打过工,做过网站,开过淘宝店,在“跳来跳去”的过程中,寻找改正错误的途径,曾先后到南京、合肥、郑州等地举牌、发传单,劝告中学生不要模仿他。再次报名高考,他的人生似乎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地,但其实是螺旋式地上升,他已经悟到“要出世先得入世”,进入体制去了解存在的问题才能改革它,因此决心与过去彻底告别。既然孺子可教,社会不妨以宽广的心胸,包容他,接纳他,鼓励他,培养他,使他成为一个既勇于思考、又善于行动的人。诚若此,善莫大焉。(黄明朗)

相关报道:

稿源:宁波文明网 编辑:周松
 
宁波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宁波文明网  ©版权所有
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