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 页  头  条  文 明 传 播 (宁波)  文明聚焦  涌  评
主题活动  工作提示  精神文明建设简报   道德模范  图片新闻
文明宁波  文明创建  县市区传真
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
您当前所在位置:宁波文明网 > 头条

浙江宁波:文旅开放点亮“夜色宁波”

来源:宁波文明网 发表时间:2019-12-13 字体 [][打印][关闭]
更多 0

天一荟表演,让月湖的夜晚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夜间开放

    催“热”文化消费

    夜经济高质量发展应该以节事庆典引流,将夜间旅游、夜间休闲、夜间文化等活动进行创新,做到“新老三样”一把抓,实现品牌化和常态化。

    “老三样”是指夜市、演出和景区,宁波发展夜经济不能只停留在这三样;“新三样”是指节事、场馆、街区,这正是宁波目前所欠缺的部分;“再三样”是书店、古镇和乡村,这是宁波未来夜间文化游发展的方向。

    每晚7点半到9点,在天一阁—月湖景区的大方岳第,一明代老宅重施粉黛,笙歌再起,甬剧、越剧、评话、走书夜夜不同。据了解,天一荟坚持“天天演”已有一年之久,共计推出360场精彩演出,接待观众3万余人次,其中海外游客逐月增加,已有数千人。

    来天一荟年龄最大的铁粉,是90岁的姜奶奶,年前最冷的四个月,除了四天下雨,几乎天天都由女儿轮流陪着过来看戏;年龄最小的粉丝今年刚满3岁,有时候发着烧,也要拉着奶奶来天一荟听曲;还有位漂亮的金发女孩,之前来过一次,就特地带着男朋友,提前好多天预订位置,他们不会说中国话,却真的喜欢宁波文化。

    “白天工作忙,小孩子也忙着读书和补课,没有时间来宁波博物馆看看。现在好了,博物馆在夜里开放了,最近还有个河南文物珍宝展,我就带着孩子过来瞧瞧,听听华夏的历史文化。”12月11日晚上七点半,新宁波人郑先生吃完饭就带着自家孩子来到了宁波博物馆。金缕玉衣、妇好方斝、青铜神兽……郑先生的孩子在一旁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自12月5日宁波博物馆夜间开放以来,每天晚上7点到9点,不少市民会带着孩子来宁波博物馆参观。“除了每个开放日整整12个小时的‘博物馆时间’,宁波博物馆还同步策划组织了不少适合夜间开放的教育讲座、主题活动等内容。夜间开放不单是时间的延长,更是博物馆以多种途径满足公众多元化需求的重要方式。”宁波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说。

    奉化江旁,“汉雅1号”和“汉雅2号”观光游船常常会载着一船游客,共赏三江美景、同品江南美食、畅听甬城故事。这个月光经济和“三江六岸”景观提升的重点工程,将在本月底迎来一艘可载200位游客的新船,船上还会有专门的表演舞台。

    “宁波经济发达,商业氛围浓厚,文化资源丰富,尽管有许多夜间活动项目,但是与其他城市相比就会发现,宁波的夜生活与经济发展程度并不匹配,甚至不均衡。”原宁波市文化局、市旅游局副局长陈民宪说。

    亮点不多

    文化之夜尚显暗淡

    不用与北京、上海相比,就算是长沙、郑州、武汉的夜经济影响力都要比宁波大。长沙的街头涌现着“美食文化”“茶楼文化”“歌厅文化”“酒吧文化”“演艺文化”等一大批文化形态,夜里0点以后,依旧人潮涌动;天南海北的游客,换一身旗袍或者长衫,夜晚登上武汉“知音号”游轮,就能置身于民国时期老汉口的氛围之中;郑州的建业电影小镇在冬日准备了棉斗篷、围巾免费提供给游客穿戴,沿街的姜茶、烤红薯、炒栗子等冬日美食巧妙地融入电影小镇主题剧情之中……为何宁波与它们存在不小的差距?

    上周六在文化广场,前来看拾光季·2019宁波文化广场灯光节的市民并不多。“我听说文化广场有灯光秀,就去看了看,但不到半小时就回家了,不够热闹待不下去。”市民王兴说。

    12月11日晚上9点,天一荟宁波交响乐专场散场后,大部分观众直接回家了。“月湖公园到了晚上就只有这儿有光,就算我看完表演意犹未尽想散步,但也抵不过这黑漆漆的一片。”白领邱恺说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体验过三江夜游,但与杭州、武汉相比差距太大。‘十桥十景’其实只是宁波的亮化工程而已,大多各亮各的,远远谈不上有特色。导游在讲解宁波历史故事时,会给我们指个方向,可景点往往也是黑黢黢的,根本看不清楚,完全靠想象。”市民李小姐说。

    “除了12月5日热闹点,周末人稍微多一些,其他工作日晚上来宁波博物馆参观的人实在不多。”宁波博物馆一个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“待在家里不好吗?如果没有吸引我的活动,我自然就不会出门。”记者在街上随机采访了10位市民,市民的回答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在陈民宪看来,宁波夜经济发展不均衡,主要原因就在于夜经济的协同性存在问题。“夜经济包括夜间旅游、夜间休闲、夜间文化活动、其他产业以及公共服务。但如今大多数商超在晚上10点准时关门,大多数文化活动在9点结束,夜经济的发展需要良好的营商环境。”陈民宪说,宁波如今发展夜经济的当务之急,就是在旅游演艺这块下功夫,在市区搭一台大戏,带动整个区域夜经济连点成面。

    “新三样”融合“老三样”

    让夜色甬城更有味

    深夜博物馆、深夜景区、深夜书店、深夜剧场……放下白天的工作,市民往往只能选择夜晚进行文化娱乐活动。宁波如何才能缩小与其他城市的差距,做好做强夜经济,满足人们对美好夜生活的新期待?

    “宁波首先要做的就是提高站位。在新时代,用传统的方法发展夜经济,并不现实,树立‘高质量发展夜经济’的目标,才能满足人们对于高品质生活的需求。”陈民宪认为,夜经济要与夜间文化协调发展,与夜间旅游融合发展,不仅要满足市民的夜间文化需求和消费需求,也要满足游客的文化需求和消费需求。

    夜经济高质量发展应该以节事庆典引流,将夜间旅游、夜间休闲、夜间文化等活动进行创新,做到“新老三样”一把抓,实现品牌化和常态化。“老三样”是指夜市、演出和景区,宁波发展夜经济不能只停留在这三样;“新三样”是指节事、场馆、街区,这正是宁波目前所欠缺的部分;“再三样”是书店、古镇和乡村,这是宁波未来夜间文化游发展的方向。

    但是,夜经济并不是将白天的消费转移到晚上来,而是要在白天消费的基础上做“加法”。如何将夜经济的需求调动起来,是必须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其实宁波市民有自己的文化消费习惯。”宁波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秘书长龚晶晶告诉记者,尽管每人每晚的票价只需25元,但一开始不少市民并不能接受付费观看天一荟的节目。“大多数市民会带着‘文化是免费的’这一理念去看待很多夜间文化活动,宁愿不看也不想付费,这是不对的。”在龚晶晶看来,只有长期培养“文化需要消费”的理念,人们才会有意识地在每月的消费支出中,将文化包括进去,宁波夜间文化市场才能真正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陈民宪建议,研究不同年龄、文化背景、消费层次的人群,尤其是年轻人的夜间消费需求,打造接地气的夜间消费产品。“尽管他们目前在消费能力上没有主导力量,但是夜经济的打造需要一个过程,若干年后他们自然就是消费的主力军。研究市民和游客尚未被满足的消费痛点,尤其让年轻人放弃‘宅家’,走出来消费,是目前宁波应该努力的方向。”陈民宪说。

    “宁波还需要一个标志性的夜间项目,能将整个城市‘点亮’。”宁波汉雅三江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,若是能将所有灯光进行统筹,再在水上搭配适合游船上的游客观赏的杂技表演、烟火秀等内容,三江夜游可以成为夜游宁波的“网红打卡地”。(宁波日报)

相关报道:

稿源:宁波文明网 编辑:周松
 
宁波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宁波文明网  ©版权所有
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