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 页  头  条  文 明 传 播 (宁波)  文明聚焦  涌  评
主题活动  工作提示  精神文明建设简报   道德模范  图片新闻
文明宁波  文明创建  县市区传真
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
您当前所在位置:宁波文明网 > 我们的节日

宁波的过年风俗--做年糕灌腊肠

来源:宁波文明网 发表时间:2015-02-13 字体 [][打印][关闭]
更多 0

  -讲述老底子的年味事

 

  偷腊肠到野外烤着吃

  讲述人:

  范女士(47岁)

  小时候物质比较匮乏,家里做年糕和灌腊肠了,就代表要过年了。

  年糕做得比较早,年前一个月左右家家户户陆续开始做了。我见过奶奶做年糕,把当年的大米在水里浸泡两天,用石磨把浸泡好的米磨成米浆。磨的时候,一根绳子从老屋的横梁上垂下,石磨的木推柄吊在绳子上,用力推拉,木柄吱吱作响,乳白的米浆从石磨里流出来。米浆磨好后要沥干,沥干后用木甑蒸年糕粉。贪玩的我看到家中炊烟袅袅,就知道年糕快蒸好了,赶紧跑回家。年糕粉蒸好后,奶奶会盛上一碗给我吃。然后大人们开始用石臼捣米粉,再捏成年糕条。

  做完了年糕,接下来是灌腊肠。因为平时难得吃到肉,所以特别留意腊肠。为了防止我们偷吃,奶奶一般在年前一个星期灌腊肠,家里人都会帮忙。奶奶把鲜肉剁碎,放上姜蒜老酒等配料揉好,爸爸把洗好的猪大肠准备好,奶奶用一个铁皮漏斗状的东西灌腊肠。

  我更关心做好的腊肠,它们挂在屋檐下,风把它们吹干后就可以吃了。有时我们趁大人不注意,偷偷摘一两根腊肠在野外烤着吃,自以为做得人不知鬼不觉,其实大人早知道了,只是因为快过年了不说我们罢了。

  往鸡鸭的肚子里塞雪

  讲述人:

  网友“菱池”(35岁)

  小时候过年,爸妈在过年一个星期开始准备年货:水缸里浸满了年糕,地上铺满了大白菜、青菜、土豆、番薯,这些大多是乡下亲戚带来的。妈妈领着我去咏归路的店里买水磨粉,用来做汤团的。我们还自己腌咸菜,爸爸套上套鞋在菜缸里踩半天,然后再压上一块大石头。妈妈烧了番薯,捣烂后涂到碗底,再拨出来,做番薯干。

  到了年三十,爸、妈、外婆早早起了床,我和姐姐被派去到小菜场买春卷皮子。爸爸杀鸡宰鸭,外婆清洗,然后往鸡鸭肚子里塞雪,挂在北窗下。接着开始炒瓜子、花生。晚上一起炸春卷、裹汤团。吃好年夜饭,爸爸开始炒芝麻和米。先在锅里放饴糖,饴糖变色了,倒入芝麻、炒米、花生米,和匀了倒在桌上准备好的木格子里,铺平了再切,做出来的就是冻米糖。晚上我们还能拿压岁钱,玩够了,闹够了,钻入热烘烘的被窝。这一切仿佛就在昨晚。

  用公鸡尾巴毛做毽子

  讲述人:

  朱小姐(26岁)

  小朋友一起去买了炮仗焰火来,没等年三十就开始放,大人嘴上会呵斥几句,着实也不会真的管教什么。过年么,图的就是喜气、高兴。新衣服新鞋不去说了,最让人向往的还是过年的吃食。中国人最讲究吃,从过年上可见一斑。宁波人过年自制的年货一般有:腌咸菜、酱猪肉、酱鸭、腌咸肉、熏鱼等,虽然这些年货从买材料到完工都费时费力,但谁家都会备,谁家年货备得多谁家有面子埃

  新鲜的大白菜、上好的猪肉、本鸡、本鸭、大草鱼全都去搜刮来,用“搜刮”一点都不过分,好的食品还要托乡下的亲戚去带来呢。杀鸡宰鸭,洗刷晒干,一字排开晾在自家的屋檐下。小朋友拿着漂亮的公鸡尾巴毛做毽子,大人们赤着脚在大缸里踩咸菜,整个弄堂熙熙攘攘,大呼小叫热闹得紧。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,看着晾着的年货,一天一天掰着手指头,年三十就近啦。

  祭祖后一起吃年夜饭

  讲述人:

  网友“白峰”(41岁)

  记忆最深刻的要数年三十祭祖了。记得我小时候,奶奶会收拾好老房子的厅堂,摆上八仙桌,放好准备好的菜,一般是猪头一个、白斩鸡、酱肉、熏鱼、糖年糕等八个菜点吧(具体的还真记不清了),放好祖宗的座位,摆好碗筷,斟上好酒,把祖宗请回家吃年夜饭,然后按辈分从大到小轮流给祖宗上香祝福。仪式完毕后,爷爷从猪头上切下一块肉,分给小孩子吃,真正的年夜饭开始了,全不像现在去饭店吃年夜饭,老底子宁波人都是在自家屋里吃团圆饭的。大大小小坐满一桌,用的是大圆桌,家里厨艺好的,这个时候都会露一手,各自做个拿手菜。老房子的厨房都在厅堂的旁边,一边喝酒吃菜,一边热乎乎的端出好菜来。大人们拉拉家常,小朋友则趁机玩耍。

  年三十是要守岁的,看春节联欢晚会到12点,家家户户开始放炮仗。雪地里烟花爆竹腾空而起,迎来新年的好光景。和现在比起来,总觉得老底子更像过年。虽然现在大家也保留了一些传统习俗,但是年味真的一年不如一年了。大家匆匆一聚,在饭店吃顿饭,分好红包,差不多就散了,也只能在记忆里回味过年的温暖和热闹了。

相关报道:

稿源: 编辑:陈旭东
 
宁波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宁波文明网  ©版权所有
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