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 页  头  条  文 明 传 播 (宁波)  文明聚焦  涌  评
主题活动  工作提示  精神文明建设简报   道德模范  图片新闻
文明宁波  文明创建  县市区传真
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
您当前所在位置:宁波文明网 > 文明聚焦

宁波:指尖上的年相 一起动手过个有文化的年

来源:宁波文明网 发表时间:2015-02-07 字体 [][打印][关闭]
更多 0

▲何贤顺展示剪纸技艺

▲何贤顺的剪纸作品

资料图片 

    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了,人们对节日的翘首期盼,已经通过一些具体的形式呈现出来,比如备年货,比如扫屋掸尘。而在精神层面上,对于过年的热闹喜庆,人们还有另一种期待,这就是营造独特的年节文化气氛,如剪窗花、扎彩灯、塑面人、换桃符……2月4日,焕然一新的鄞州区非遗馆里,记者在几位非遗传承人的工作台前,提前感受了浓浓的年味——

    □记者 余晓丽 文/摄

    贴米缸or挂门窗

    吉祥的剪纸很百搭

    “这里有几只羊?”

    “一只、两只……”

    “喏,羊妈妈肚子下面还有一只小羊。这是羊的一家,三只羊,有句吉祥话叫‘三阳(羊)开泰’,很快就是羊年了呀……”

    2月4日,鄞州区剪纸技艺非遗传承人何贤顺,向来参观的小朋友介绍了“三羊开泰”的剪纸作品。为迎接羊年春节,他近期创作了不少以羊为主题的剪纸图案。

    作为一种传统的民间手工技艺,剪纸与春节的联系,还是很紧密的。北方常见的窗花,就是过年主要的装饰品。

    何贤顺说,在不少北方地区,人们会用红纸剪成各种应景的吉祥祝语,贴在屋内各处。比如,在米缸上贴上“五谷丰登”的图案;在门窗上贴上“招财进宝”、“喜鹊登梅”等窗花;在箱柜上,贴上有着大团圆结局的戏曲人物图案。这些图案都有着令人欢喜的吉祥寓意,表现形式也很丰富。而在浙江,比较有代表性的剪纸,主要有乐清的细纹剪纸,浦江的戏文剪纸,谐音不同字,各有各的美。

    至于宁波,剪纸艺术在民间也是有应用的,比如,在年节祭祀神佛、祭奠祖先时,有些人家会在祭品上,盖上吉祥的剪纸纸花。

    那么,宁波人比较喜欢的喜庆图案,有哪些?何贤顺拿墙上的一幅剪纸作品为例:大红的剪纸中央,是一个圆形的“寿”字,寿字上下有对称的蝙蝠图案,寓意“福”,另有鱼与莲花,象征“连年有余”,还有铜钱图案,寓意“财源广进”。目测不到两平尺的作品上,集中了好多吉祥祝语,透着一股喜气。

    而在他创作的另一幅作品上,还能看到鄞州咸祥地区的春节节庆表演——抬阁。这是何贤顺去年现场观看“抬阁”表演后,构思创作的作品。花车、高亭,化装成许仙和白娘子的表演者,站在高高的抬阁上,边上还有游行队伍追随。年味,在一张红纸上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总把新桃换旧符

    竹雕对联秀出文化年俗

    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

    北宋王安石的这首《元日》,将古代春节的喜庆祥和气氛,渲染得恰到好处。自从汉代的《太初历》将正月初一定为新年之后,燃爆竹、换桃符、守岁、赏灯等活动陆续出现在过年习俗中。古代的桃符,最初确为桃木所制的小木牌,取桃木的辟邪之效,为增强桃符的辟邪效果,古人还要在桃符上写字、画图案。渐渐地,桃符演变成了两种形式——春联、门神画。

    从笔墨书写的春联,到现代印刷的吉祥门贴,过年时,门窗的装饰对人们来说,已成了烘托过年气氛的最好媒介。那么,你用过用竹片雕刻的春联吗?这种融合绘画、书法、篆刻的春联,不练个几十年,可是拿不出手的。

    在竹雕技艺非遗传承人潘兆丰的工作台前,记者近距离触摸了竹雕春联的半成品。先在打磨光滑的竹片上,覆盖用以雕刻的字样,再用纤细的墨笔像描红般勾出字形,最后,用“阳刻”技法,一点一点刨去字形周边的竹青。

    “人描四化图,天开三春景”,“骏马奔腾马蹄疾,名羊天下羊起舞”,都是很应景的春联字样。

    年逾七旬的潘兆丰,满头银发,眼神却依旧有着工艺大师的凌厉,他手中正在雕刻一块以荷花为图案的竹雕画,连最细的叶杆,也雕得纤毫毕现。在他面前,一溜排开的刻刀,有三四十把。

    而那已描好字形的两副春联,他打算在6日非遗馆的开馆日,做现场雕刻演示。竹与木有着相通的灵性,挂一副竹雕春联,或可感受一下古人“新桃换旧符”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用一团面玩过年游戏

    那是小时候的赶集记忆

    据史料记载,过年的习俗从殷商时期就有了雏形。起初源于皇族为感谢上天的恩赐,举行的祭祀活动,经过历代的演变,到了唐朝,才有了很大的飞跃,由祈福、祭祀等神秘性功能,向娱乐性、礼仪性功能转换,成为普天同庆的佳节。

    而到了明清时期,过年习俗加入了很多喜庆、娱乐的元素,游艺性进一步加强。人们会举行庙会和市集,进行舞龙舞狮、踩高跷、唱大戏等表演,市集上还穿插各种小商小贩、百戏杂耍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吃得好,玩得好,成了华夏儿女对过年的普遍认同,很多春节时的庙会、社戏,也就这样成为了人们念念不忘的过年印象。

    在曲桂华的记忆里,小时候过年最喜欢去赶庙会,在热闹的集市上,可以买到心心念念的小零食、小玩具。如今,她手中所把玩的“面塑”,就是幼年庙会上,最受孩子追捧的面人玩具。

    曲桂华的弟弟曲海地是鄞州面塑记忆的非遗传承人,这天,曲桂华替弟弟来表演,现场制作时下孩子们最喜欢的“小黄人”和“喜羊羊”面塑。

    用面粉、糯米粉、米粉加水蒸熟,再掺合上各种颜料,就成了可以造型的面团。曲桂华手中的面团,软硬适中,不黏手,闻起来还有淡淡的面粉香。再加上剪刀、竹签、塑刀等几件简单的工具,其他功夫都在指尖。

    如今的面塑,能精细到什么程度?记者在面塑展示区,看到了曲海地的作品:一个花旦身上,细如丝线的衣纹,也用面塑扯出来;一盘仿真的面塑烤鸭,从色泽到纹理,足可乱真。

    曲桂华说,在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的庙会上,售价几分钱一个的面人,一般会做成各种耳熟能详的戏曲人物、古装人物,比如男孩喜欢的孙悟空、猪八戒,女孩喜欢的花旦小姐、仙女等等。虽然工艺不如现在精细,但年味还是很足的,一个面人买回去,可以放一年。

    面塑带来的记忆,让很多做了爸妈的80后,在面塑前停住了脚步。曲桂华说,如今,带孩子来看面塑的80后父母都很大方,十几元钱一个的面塑,他们很爽快地就买给孩子。或许,这里面主要是有一种庙会情结在吧。

    从初一到十五

    彩灯修饰喜洋洋的正月

    宁波人过正月,年味的最高潮往往在元宵。清代慈溪人范濂的《山北乡风》中所述——“龙马花灯趁夜调,画船锣鼓闹元宵”,说的就是宁波元宵赏灯的热闹场面。

    昨天在非遗馆的彩灯展示区,记者提前领略了一把赏花灯的闹猛劲儿。一人高的马灯,十二生肖造型灯,传统的大红灯,满桌超萌的小老虎灯……

    彩灯扎制技艺传承人钱元康师傅,正专心地在工作台前制作这批老虎灯。蚕茧形的竹篾框,金黄色的灯笼布,还要粘上虎须、眼睛、花纹和额头上的“王”字。比一个巴掌大不了多少的老虎灯,扎了四、五十年灯笼的钱师傅,一天也只能做两三个。“那种大一点的山羊灯笼,做一个要两三天呢,纯手工活,要做得仔细,快不了。”这头说着话,那头钱元康的手也一直没停过。

    非遗馆仿古建筑的廊前檐下,钱元康制作的金羊灯、银羊灯、大红鲤鱼灯等等,让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扎灯笼,墙上的技艺介绍,密密麻麻写了九个步骤。从蒸竹、去皮、裁条、扎灯架、扎圈,再到后来的糊灯笼、晾干,到最后彩绘、描字,一个灯笼的诞生,并不简单。为了让参观者看清内部构造,钱元康的工作台前,挂了一个成品大红灯笼,旁边是未糊红纸之前,竹篾编框的样貌,中间还能看到最原始的蜡烛台。

    钱元康说,现代的彩灯基本采用电子灯了,小时候那种用蜡烛点的灯笼已经很少见,不过他还能做。“这种大红灯笼,结婚的人家外面可以贴喜字,过年时贴福字,都很喜庆的。”

    昨天,位于鄞州西江古村的鄞州区非遗馆已正式开馆,今后几天,这里将有年味非遗的表演,舞龙、舞狮、腰鼓、大头和尚、马灯表演,还有搡年糕、做金团等。一个热热闹闹的年,就这样过起来吧。(现代金报)

相关报道:

稿源:现代金报 编辑:周松
 
宁波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宁波文明网  ©版权所有
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