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 页  头  条  文 明 传 播 (宁波)  文明聚焦  涌  评
主题活动  工作提示  精神文明建设简报   道德模范  图片新闻
文明宁波  文明创建  县市区传真
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
您当前所在位置:宁波文明网 > 县市区传真

象山婚丧新风款款来

来源:宁波文明网 发表时间:2017-08-08 字体 [][打印][关闭]
更多 0

  炖萝卜、拌冰菜、炒木耳……没有白酒没有肉,从各地赶来的亲戚围坐在15桌素宴前亲切地聊着家常。前不久在村文化礼堂举办的这场宴席,是象山县新桥镇五兴村有史以来第一场为丧礼而办的全素宴。不足5000元成本,以前或许只够置办一桌酒菜。 

  不收任何礼金,送葬车也只有3辆。岳母的丧事办得如此简单,有亲友抱怨宴席操办者钱同建太“抠”,甚至有人指责他“不孝”。毕竟,钱同建曾经商多年,完全有经济能力风风光光操办丧礼。他说服亲友:丧事从简是老人遗愿,他自己作为党员,更应带头改掉大操大办的陋习。“要是还像从前那样,不知道要折腾多少人,浪费多少钱!”钱同建感叹,县里整治婚丧礼俗,解决了象山人多年的“心病”,民风变化来之不易。 

  旧俗:家里烧柴灶 出门充大佬 

  钱同建说,以前村里人去世至少停柩7天,甚至达到近一个月。“死人不安生,活人也不安宁”,停柩期间除了大吃大喝,出殡当天,几十辆汽车组成的送葬队伍浩浩荡荡,堆成山的花圈、纸人被一把大火烧个精光。 

  比丧事排场更大的是婚宴。前几年,钱同建的儿子结婚,他亲手操办了40多桌宴席,每桌成本四五千元。钱同建说,按照以往风俗习惯,婚丧宴席操办者至少花费十几万元。而参加宴席的亲朋好友为显情义,自然少不了送上厚厚的礼金红包。 

  象山人把婚丧嫁娶的礼金称为“人情”,其行情超乎想象:农村至少1600元,城区2000元起!“我十几年前结婚时就是人均1200元的‘人情’。”新桥镇宣传委员宓盈对此深有感触。他告诉记者,这种风气在象山由来已久,以前每到“结婚季”,发到手的工资还不够送“人情”。 

  “什么都可以丢,但是面子不能丢。”一位乡镇干部的话道破天机。在当地的乡镇和农村,村民遇到婚丧嫁娶特别热衷于邀请乡镇干部和村干部到场,觉得这样有面子。一些干部碍于情面,每年为此送出去的“人情”高达五六万元甚至10多万元。“人情”变成了“人情债”。用象山本地的话说就是:家里烧柴灶,出门充大佬。 

  婚丧礼俗的旧风气不仅扭曲了人际关系,甚至影响到招才引智、招商引资。一些路段三天两头有迎亲、送葬队伍放鞭炮,唢呐吹得震天响,周边住户深受其害。前两年还发生这样一件事:好不容易引进的一位人才提出辞职,原因竟然是“人情”太多,承受不住。 

  严规:抓关键少数 禁攀比之风 

  就在钱同建为岳母操办丧事时,五兴村文化礼堂外,新桥镇工作人员正在张贴新出台的《象山县婚丧礼俗整治举报管理办法》。从今年6月1日起,违规操办婚丧事宜的行为一旦被他人举报并被查实,举报者最高可获得1万元奖励。被举报范围包括党员、干部操办婚丧事宜不按规定申报、公示;党员、干部赠送、收受非亲人员礼金、礼品等15种违规行为。 

  “奖励办法是对原有政策的进一步深化。”象山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副主任陈金裕告诉记者,2016年初,象山出台“一号文件”《关于开展婚丧礼俗整治工作的实施意见》,“倡导婚丧事简办,倡导不收、不送非亲人员礼金,禁止燃放烟花爆竹、礼炮扰民,禁止封建迷信活动,规范整治婚丧用品市场”。象山专门成立由县委领导挂帅的婚丧礼俗整治工作领导小组,全县5万名党员和干部、“两代表一委员”签订承诺书,严格依纪依规操办婚丧事宜。 

  在整治过程中,象山组织民宗、民政、公安、市场监管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,打击封建迷信活动,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等行为。还专门开发网络工作平台,党员、干部操办婚丧事宜,事前填写申报表,事后填写报告表。同时,将全县18个镇乡(街道)分为三个片区进行督导,督导小组清晨6时即赴殡仪馆蹲守,傍晚6时赴各婚宴场所督查,发现问题及时劝阻,对违规事件第一时间调查取证,责成相关单位启动处理程序。 

  “做任何事情都得先抓住关键少数。”陈金裕说,象山整治婚丧礼俗对群众是“倡导”,对党员干部以及“两代表一委员”等对象则划出明确“红线”:党员干部操办婚丧宴席人数控制在300人以内,不允许赠送、收受非亲人员礼金;对大操大办、造成恶劣影响的“两代表一委员”提请相应领导机构撤销其资格。自去年4月1日开展婚丧礼俗整治以来,截至今年5月31日,全县共操办婚丧事4624起,对其中没有执行新规的16起,所在乡镇、街道不仅被要求整改,县里的相关考核也将对其扣分,涉及的党员干部受到党纪政纪处理。 

  新风:婚丧入村规 节俭成时尚 

  当了20多年村干部的鲍万根,今年5月母亲去世后,只请来本家亲友参加丧礼;宁波海达针织印染有限公司董事长何琪,小儿子结婚时“被迫”收下一大堆礼金,第二天自己开车挨家挨户去退……在党员、干部的带动下,起初对婚丧礼俗整治工作不理解的人慢慢转变了观念,也切身感受到“人情”骤减后生活压力小了很多。婚丧礼俗整治逐步从政府主导走向群众自律,从“关键少数”走向普通村民。村委会、红白理事会等组织积极发挥作用,将婚丧礼俗事宜纳入村规民约。 

  不喝单瓶50元以上的白酒,不上鲍鱼、海参、象鼻蚌等名贵菜品……新桥镇以关头村简办婚丧宴席为试点,创新推广“三个自给”,即尝自己养的,喝自己酿的,吃自己种的,并结合本地农产品特色准备了12套菜单,杜绝铺张浪费。“全镇28个行政村都成立了红白理事会。以前村干部去劝说村民新事新办,会被主人骂出来。现在村民家有红白事,会主动打电话请红白理事会来记账、监督。”宓盈说。 

  整治婚丧礼俗,节约下来的是金钱,保留下来的是真情。象山人渐渐发现,婚礼虽然简朴了,现场的喜庆和热闹没打折扣;丧事没有纸糊的“别墅”和“轿车”,子女对老人的哀思依然情真意切。陋习旧俗逐渐消逝,文明乡风日益清朗,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比以前显得更加纯真。 (宁波文明网)

相关报道:

稿源:宁波文明网 编辑:薛 莹
 
宁波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宁波文明网  ©版权所有
京ICP备第03014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1012010003